首页 新闻速递 商业移民 技术移民 商务签证 关于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加拿大

央行利率不变 高房价让人担忧

2015-09-28 23:04:47 浏览次数:0
 上周三,加拿大央行宣布维持现有银行隔夜拆借利率不变,即维持0.5%的利率水平。央行做出此番决定是基于对加拿大经济今年仍会保持适度增长的预期,认为目前尚看不到任何加拿大经济受损的迹象。央行在利率声明中表示,“之前的货币政策正在发挥对经济的促进作用”,而且一周前所发布的一系列经济数据亦表明加拿大的经济好于预期。
 
  央行的这个决定与大多数经济学家们的预测一致。此前,路透社对40位经济学家的问卷调查显示他们不排除加拿大央行会第三次降息,降息的概率为25%;而且他们还认为,如果这次不降息,有40%的可能性央行还会在未来某个时间降息;但最有可能的结果是,央行会将现行利率保持至2017年。
 
  加国经济仍旧低迷
 
  上个月,加拿大统计局发布了今年前两个季度的GDP数据,和预期的一样有所收缩。连续4年的经济下滑,让今年央行已经两次降息,最近的一次在7月,而且那时还下调了经济预期。9月初,加拿大统计局的报告显示,加拿大经济今年第二季度的年增长率进一步下降至0.5%,与央行的预期一致,这说明加拿大的经济尚未走出困境。两次下调利率的行动就是为了刺激借贷和经济发展。
 
  CBC商业专栏评论员Don Pittis亦表示,利率维持在0.5%的水平说明对加拿大的经济复苏尚缺乏信心。从经济学家的角度来说,保持经济稳定运行是首要任务,降息措施是一把双刃剑。当然,更低的利率会让加拿大人借钱的热潮继续,零售业增长,而房价则继续发烧;让想要扩大业务的商家更容易借到钱。另一方面,更低的利率会让加元进一步贬值,减少贸易逆差、刺激出口。但如果央行再次降息的话,说明加拿大的经济比预想的还要差,其最大的危害在于会滋长更大的悲观情绪。
 
  满银的经济学家雷特兹(Benjamin Reitzes)说,“央行保持观望态度,最可能的理由就是国内的经济数据。虽然6月份的数据让人失望,但7月份的数据初步看起来还不错。”尽管如此,油价疲软以及由于对中国经济担忧所引发的全球股票市场动荡仍会让央行有所顾虑。央行表示,目前加拿大的经济仍然靠稳定的家庭消费和强有力的美国经济复苏的支持,美国对加国出口也至关重要。道明银行(TD)经济师Brian DePratto分析称,最近几周,加国经济的表现一直与央行预期的相符,所以央行保持基准利率不变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利率不变的消息出来后, 加币对美国汇率基本没有变化。
 
  高房价继续让人担忧
 
  当前,加拿大的房产市场已非常昂贵。其实,让人担忧的不在于房价本身,而在于许多加拿大人已经买不起房子。综合各种数据,可发现过去15年房价已经上涨了127%,自2006年以来几乎上涨了50%。
 
  据加拿大房地产协会的数据,在1999年,加拿大的平均房价为158303元,约是全国平均家庭收入的五倍;而今年7月,全加平均房价为437699元,差不多需要八倍平均年收入才能买下。而在温哥华和多伦多,独立屋的均价早已超过100万,房价可负担问题日益突出。皇后大学城市规划教授安德鲁(John Andrew)表示,“毫无疑问,在加拿大我们正面临可负担性危机。当大部分人觉得自己无法实现拥有自己的房屋的梦想时,那么我们必须承认,不仅仅是更高的薪水就能解决住房问题。”
 
  提高住房可负担性任重道远
 
  在大温地区,自今年5月温哥华“我没有100万”市民抗议活动以来,如何提高大温地区的住房可负担性一直是热门话题,各种建议纷至沓来。
 
 
  福利住房机构倡导增加出租房源,认为加拿大人最好压根儿就不要进入房市。有些人认为应该提高贷款利率以减缓房子涨价的速度,或是提高首付基准;但事实是这只会恶化可负担能力。在大温房价高涨的热潮中,对海外买家的批评声一直不绝于耳。
 
  虽然没有确切数据表明海外买家到底对大温的房价有多大的推动作用,但还有学者建议征收海外买家投机税。但城市发展研究所(UDI)的主席兼执行总裁 Anne McMullin认为增收投机税毫无意义,关键点还是要增加供给、提高密度。今年6月,她在接受《加拿大地产周刊》记者专访时曾说,“要解决房屋供不应求的困境,高密度是必然趋势。如果温哥华不增加供应,同时接收了更多的居民,那我们只能面对供不应求及难以负担的房价。要知道,每年有5万人搬入温哥华,而我们的土地面积却是固定不变的,在这个前提下,创造更多的房屋便意味着提高房屋密度。我们虽不能将土地面积翻倍,但可以将住宅数量翻倍。”
 
  UBC尚德商学院的经济学教授大卫杜夫(Thomas Davidoff)则从自身的经历出发,认为政府应该增加卖房所得的税收。目前,在个人所得税方面,加拿大政府实行累进分级税率,但是业主出售自住房产的增值部分却不用交税。大卫杜夫2009年在北温买了一个房子,后来售出净赚40万元却不用交一分钱的税,但他目前的工资收入中,每赚一分钱要向政府交4毛 2分钱的税。他说,“我花了10年时间完成从学士到博士的课程,取得博士学位几乎要了我的命。但为什么我卖房的‘狗屎运’却一直给我回报,但努力工作却要受罚?”
 
  不管是采取哪种措施,政府是时候采取行动来解决可负担性问题了。
分享:
关键词:利率房价

京ICP备11041265号-1